专注于制造领域的价值投资者——访大成基金投资部总监刘旭

“不可能既练长跑又练短跑,一个人要想清楚自己到底走哪条路,要接受自己赚不到所有钱的现实。”大成基金投资部总监刘旭如是说。

经过11年投研历练,穿越多轮牛熊,刘旭构建起“低估值+高集中度”的“只取一瓢”投资框架。在市场上,刘旭以选股精准、敢于重仓闻名,长期投资业绩突出。Wind数据统计显示,截至2月22日,刘旭自2015年7月29日管理大成高新技术产业A以来,投资收益率达到262.56%,长期收益稳定。

在能力圈里投资

基金经理建立、拓展能力圈非常重要。据悉,刘旭在制造业领域的投资研究经验丰富,尤其是在偏传统的制造业上,投资胜率相对很高。

在刘旭看来,对企业进行深度研究的路径有多种,包括技术进步、管理能力、降本增效等。“在研究过程中,我想知道这家公司到底是如何运作的,比如怎么实现轮岗以减少职务腐败。我想亲身感知企业的发展情况,感知优秀企业家是如何管理企业的。因此,我要做有代入感的研究。”刘旭说。

刘旭表示,基金经理要重视投资方法论的提升,要对企业中人与组织的利益关系、对事物背后运行的规律有深刻的认识。

刘旭在机械设备、家电、汽车、电子、电气设备行业构建了独到的研究体系,所管理基金的持仓在行业偏好及持股周期上长期稳定。

对于制造业,刘旭主要从企业的供给端和需求端两大方面进行深度研究。

供给端方面,就是研究企业的成本效率、生产和服务。刘旭认为,成本效率决定了公司产品能否做到既便宜又好,考验企业对供应链的掌控能力;生产过程的管控效率涉及企业文化和管理人的理念,决定了企业的技术水平能否持续迭代;企业服务,就是形成一个深入了解客户需求的队伍,成熟的服务队伍能够及时地将客户需求反馈给生产制造部门。

需求端方面,就是研究企业接受需求、创造需求的能力。刘旭表示,需求往往由行业的天然特性、社会的发展阶段等因素决定。需求端的研究难度极大,只有极少数的优秀企业能够创造需求,大多数企业只是接受需求。

在选股上几近苛刻

刘旭认为,应基于企业的长期价值进行研究与投资,严格执行自下而上选股策略,在深入研究的领域精选个股集中持有,较少择时,不做波段,进行低换手率的长期投资。这样的投资理念决定了刘旭在选股上几近苛刻。

什么样的公司称得上是好公司?刘旭表示,企业的竞争壁垒是由人和商业模式共同构筑的,壁垒高、行业需求稳定的企业发展空间广阔。

刘旭认为,用PB、PE指标对二级市场标的进行定价仍然有效,但只有那些具备持续稳定利润收入的公司才真正适用PE定价。“对企业进行定价是一个长期分析、积累的过程,要努力做到不受市场的影响。如果对事物没有足够的认识,很容易看不到核心要点或者产生错判。”

基金经理看重安全边际。刘旭认为,一般来说,企业账上现金充足或是创造自由现金流的能力在过去5年得到印证且看不到明显的风险,那么该企业的安全边际很清晰。“不过,在大多数时候,企业的安全边际是很难确定的,对安全边际能有三成的把握已经是很不错了。”

持股集中度高

在过往大多数市场情况下,刘旭所管理基金的业绩表现均优于沪深300指数和中证500指数,尤其是在大盘风格市场、熊市、震荡市,展现出明显的优势,体现了突出的组合管理能力。

具体来看,刘旭在基金管理上具有持股集中度高、回撤控制能力强的特点。刘旭表示,对公司的研究能有超越业内普遍的认知,看到不一样的风险和机会是非常难的。因此,一旦挖掘到好股票,刘旭往往直接买至较高仓位。“尽管投资集中度高,但能保证所选标的拥有充分的安全边际,并在价格变贵后卖出,就能有效地控制组合回撤。”

刘旭较少关注市场短期走势,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对个股的深入研究上。因此,刘旭不在仓位上择时,组合保持较高仓位并稳定操作。

从持仓个股来看,刘旭擅长挖掘处于“1—10”成长阶段的个股。“我的投资偏右侧,同时结合估值评估公司的性价比和回报。”刘旭说。

制造业依然是核心持仓

对于市场,刘旭认为,最大的风险点是“贵”,有些行业和公司的估值相对较高,需要精选个股。在持仓结构上,依然以制造业为核心。

具体而言,刘旭表示,以铸造零部件为代表的机械行业,优秀公司的估值相对合理,具备强大的核心竞争力。在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的过程中,这些优秀公司有望继续扩大市场份额,使盈利持续增长。

建材方面,刘旭认为,行业供给端的投资逻辑依然存在,渠道管理方式、对现代化技术手段的应用、对窜货的管理、价格管控以及向终端消费者提供的服务,将提升行业整体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