煤炭巨头皮博迪一度暴跌超24%,被迫在煤价飙升时追加大额保证金

3月7日周一,全球最大的私营煤炭公司皮博迪能源在美股市场一度暴跌超24%,从上周五所创的2019年5月中旬以来近三年高位大幅回落,接近抹去月内全部涨幅。

这主要是由于公司发布公告称,与高盛达成一项融资安排,后者提供1.5亿美元的无担保可多次提取信贷额度,以支持煤矿主要位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皮博迪公司“近期内潜在的流动性需求”。

换句话说,皮博迪公司正在持续遭遇追加大额保证金的要求。这家煤炭巨头也像全球主要大宗商品生产商和交易商们一样,在现货市场做多其生产的大宗商品,而在期货市场做空来进行风险对冲。

公司在公告中称,全球煤炭需求旺盛和供应紧张导致海运动力煤价格大幅上涨,俄乌冲突加剧了这一趋势,国际基准煤炭价格——纽卡斯尔煤炭期货从2月下旬起面临前所未有的上行波动:

“纽卡斯尔3月期货上周五收于419.50美元,比2021年12月31日的指数收盘价169.17美元高出248%。从去年底起,公司已宣布额外拨备5.34亿美元以满足衍生品合约的保证金要求。”

目前,皮博迪持有的衍生品合约共计230万吨煤炭,大部分于去年上半年签订,涉及该公司海运动力煤部门今明两年在澳洲Wambo地下矿山的190万吨产量,对冲合约原本锁定的平均预期价格是到2023年中旬为每吨84美元。显然随着煤价飙升,公司做空期货的策略需要追加保证金。

按照皮博迪的官方声明去推算,去年上半年,公司可能还设想两年后的全球煤炭价格会因向绿色经济转型而下滑。2021年,皮博迪海运动力煤业务出口煤炭870万吨,创造收入约7.62亿美元,平均出口价格为每吨87.51美元,高于去年在期货市场风险对冲时的预期价格每吨84美元。

金融博客Zerohedge称,需要进一步追加保证金和动用高盛融资安排的公告,可能引发投资者担心皮博迪的财务状况,且令未来上涨空间有限,是今天该股两位数大跌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但皮博迪试图在声明中安抚市场称,在典型的“基差交易”中做空期货来对冲,目前只涵盖了公司产出的一小部分:

“除了Wambo煤矿190万吨产量的锁定价格为每吨84美元之外,皮博迪海运动力煤部门的其他出口销售基本上没有定价,如果当前价格环境持续下去,公司终将受益。”

路透统计的市场数据显示,自3月伊始算起,欧洲基准的荷兰天然气价格飙升了167%,纽卡斯尔煤炭期货和美国小麦期货分别上涨53%和35%。其中,纽卡斯尔动力煤期货3月2日一度触及446美元/吨,创历史新高并较2月25日收盘飙升87%,亚洲基准煤价升至2008年来最高。

华尔街见闻曾提到,俄罗斯是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出口大国,2020年俄罗斯石油出口量占全球11.08%, 天然气出口量占全球 16.07%,煤炭出口量占全球17.08%。俄乌冲突加剧煤炭供应中断担忧,油气涨价进一步带动作为替代能源的全球煤炭需求增加,煤炭供需缺口或将进一步加大。

近日有咨询公司警告称,俄罗斯之外的短期煤炭货物基本上售罄,界面新闻也自一位海外煤炭贸易商处获悉,目前俄罗斯从黑海输出的煤炭出货已受到影响。券商中国援引信达证券分析师左前明的分析称,油气价格上涨将带动全球煤炭需求增加,煤炭供需缺口或将进一步加大:

由于显著的比价优势,单位发热量的价格煤炭显着低于油气,可预期的油气价格上升有望使全球能源消费向煤炭倾斜,而俄罗斯的煤炭受制于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问题,很大程度上不会很快流转到国际煤炭市场,从而加剧全球煤炭供需矛盾,带动国际煤炭价格上涨。

瑞信货币市场专家、曾在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任过职的Zoltan Pozsar在刚过去的周末发表重磅研报,警告将杠杆和借入资金的概念引入大宗商品基差交易的“模式应该敲响警钟”,甚至预言大宗商品抵押可能引发下一次“经典的流动性危机”

如果抵押品坏了,就无法获得资金,大宗商品现货价格飙升会触发追加保证金,难免重演2020年3月的困境当时美股在10天内熔断4次(历史仅5次),且纳指最大回撤幅度超过32%。
大宗商品现货价格正在上演历史性的飙升,这在公开和隐蔽的“过度杠杆”的作用下推动了对现金的需求,从而引发流动性危机的风险。而这,值得投资者关注。